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魏晋追星也疯狂 看魏晋名士们如何追星_人文频道_东方

2020-08-16 06:24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魏晋是一个人性自觉个性张扬的时代。名士们饮酒张狂,竹林长啸,扪虱清谈。他们不顾世俗的眼光,性格上追求与众不同,生活上讲究超凡脱俗,行为上最好惊世骇俗,反正越有个性越能C位出道。因为,魏晋时代全社会都崇尚这个,没有谁愿意做个循规蹈矩的普通人。

魏晋是一个人性自觉个性张扬的时代。名士们饮酒张狂,竹林长啸,扪虱清谈。他们不顾世俗的眼光,性格上追求与众不同,生活上讲究超凡脱俗,行为上最好惊世骇俗,反正越有个性越能C位出道。因为,魏晋时代全社会都崇尚这个,没有谁愿意做个循规蹈矩的普通人。

这种崇尚名士的风气,也造就了一大批名士中的明星,成为当时全民偶像。要是哪个偶像突然出现在大街上,那必定是要造成交通瘫痪的。

长的好看的潘安,空车出门,回家拉了一车水果,因为女粉丝们喜欢用水果砸偶像的方式表达对爱豆的崇拜。

大名士嵇康,喜欢在树林里光着膀子打铁,一身腱子肉阳光下熠熠闪光,好多人就围着看,愣是把打铁这样的体力劳动搞成了高雅艺术。

大名士谢安,喜欢吟咏,其实就是摇头晃脑地吟读诗文,他有鼻炎,说起话来鼻音很重,类似于那种烟酒嗓的摇滚歌手。粉丝们疯狂喜欢,认为这个特有风度特有味道。这种风格在当时很流行,被称为“老婢风”。于是很多人说话的时候都捏着鼻子,模仿这种说话的声音。我怀疑魏晋时代的人们,都是红鼻头烟酒嗓,个个都是“杨坤”和“阿杜”。

看来明星崇拜古已有之,且绝对不亚于今天我们追星的狂热。古代追星的风气,以魏晋为第一,唐代为第二。宋代为第三。唐代李白为第一偶像,连大名士贺知章都对李白崇拜的五体投地;杜甫算是个牛人,对李白崇拜得不要不要的;宋代苏东坡是绝对偶像,有嫁人要嫁苏东坡的说法。当然还有红粉系的柳永和秦观,柳永被歌女们称为柳七哥,秦观更是传出有歌女为他殉情的绯闻。

不过,古代追星的最大特点是,以才华横溢的人为偶像,而不是长得好看。但如果又有才又好看,那就更红了。毕竟人类喜欢美好的事物。

其实,从哲学上来说,明星崇拜的心理来源于人对自身的探索。我们一直在探索哲学上的三个追问,“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”特别是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的困惑和焦虑,一直在困扰我们,其实这是出于人类的自我价值实现的需要。但理想总是遥不可及虚无缥缈,现实去那么荒腔走板浮皮潦草。在每一个时代,我们都需要一个看得见、摸得着的活生生的形象作为自我的代表,这就是所谓“自我同一性”。人们在公众人物中寻找那些具有自己欣赏特点的人物,于是明星出现了。也就是说,偶像是我们理想的自我,我们的存在是现实,而偶像则是我们的未来。

魏晋时代的崇拜者们,大都是高官贵胄风流名士。他们虽然身处庙堂高位,虽然早已成名,但还是疯狂追星。

阮裕是著名隐士,朝廷多次征召,阮先生就是高卧松云弃绝红尘,过着隐逸生活,是当时第一网红。当时还有两位大名士,一个叫殷浩,一个是刘?,也是自带光环拥有数量巨大粉丝体量的偶像。晋成帝去世的时候,阮裕去参加葬礼,没有去拜会两大名士,直接就回去了。殷浩等人为了见到阮裕,带人一路狂追,阮裕知道一大波名流粉丝正在赶来,就一路狂奔。殷浩等人追到方山,就差了一步,眼睁睁看着阮裕挂帆而去,简直就是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”。

另一大名士刘?做会稽尹,是当时会稽的最高长官。他也驾船去追,也没追上。他说,我的船在谢安的东山那块就停下不敢追了,因为这样的话,阮裕拿手杖打人,就打不到我了。

这阮裕得有多大的?啊,堂堂一个太守,竟然担心他拿手杖打人。

为了见到偶像,魏晋名士们竟然还搞得出诈骗的手段。孟万年和孟少孤是兄弟,也是当时的偶像。孟万年经常参加各种活动,但弟弟孟少孤从来没有出来过。京城的名流们为了见到孟少孤,竟然派人给他送信,说哥哥孟万年死了。把孟少孤骗到京城来奔丧。在如愿以偿见到偶像后,名士粉丝们赞不绝口心满意足,说孟万年真的可以死了。

看来粉丝们的明星崇拜也是喜新厌旧,这真的应了那句话: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!

Power by DedeCms